山东大学齐鲁青年学者孔新峰:“四叔二大爷”的开学第一课 ——给2018年山大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新生的寄语

发布日期:2018-09-11 字号:  点击次数:

各位萌新、各位亲,各位东里村的新村民:

欢迎入住有山有海有树林美得不像话的山东大学青岛校区!

欢迎加盟源清流洁励精图治的山大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甭管本科硕士博士,你们都是一年级生,都是所谓的freshmen。尤其是大一的125位同学,有88位是“00后”,真是新天新地新世代啦,那群老腊肉学长管你们叫“萌新”。fresh就是萌萌哒,这词儿造得多好呀!

各位萌新,38岁的我就站在这里,深情的目光向你们望去,满眼都是自己20年前的样纸。九八九八不得了,九八级的入学可是俺们“80后”走进大学校园的标志性节点啊!那年正值北大百年校庆,那年的这个时节,俺和来自天南海北的800多位文科新生从北京站直接给拉到离燕园本校30多公里远的、十三陵旁边的、鸟不拉屎的昌平园,傻呵呵又乐呵呵地过起了“高四”的日子。与彼时的我们相比,诸位此间的少年简直不能幸运更多:虽然青岛校区距离山大本校足有300多公里,但是咱鳌山卫离青岛市中心也只不过才30多公里呀!

二十年啊二十年,“biu~”地一下,就这么过去了,在北京跟政治学死磕,读完学士读硕士,读完硕士读博士,读完博士育国士,二十年下来快成了烈士。都说“媳妇熬成婆”,从北京回到山东,从学生成了先生,从听课的成了讲课的,从写作业的成了批作业的,从“欧巴~”(韩语:哥哥)成了“阿焦惜”(韩语:大叔)……本无倾国倾城貌,已是多愁多病身。这可真是“知识改变命运”啊!但是呢,9月10号,咱也从献花的变成了被献花的,不是嘛?把志趣工作完美合体,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这种人生至乐啊,亦可赛艇!你们现在啊,或许还图样图森破,但慢慢就会懂的。

为了实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为了对冲“少年娘则中国娘”,下面为师的将借助有限的“姿势水平”,给同学们分享“四叔二大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六堂“开学第一课”。

所谓“四叔”,就是个谐音,指的是《论语》《大学》《中庸》《孟子》这四部儒家经典著作;而作此四书的,据说主要是儒家的四位圣人。

先说我的老祖宗、至圣孔子的开学第一课。号称半部便可平天下的《论语》开篇就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堂课告诉我们:1、永远记得《论语》夫子开讲的第一个字儿,不是别的,是“学”。永远记得你们当下的身份,“学生、学生,向学而后生”。2、政治学需要现实感,一定要学而时习、知行合一,不看新闻联播未必得抑郁症,但不关切当下的中国与世界肯定得幼稚病。3、同门曰朋,同志曰友,上大学了,你一定要学会social,独学无友特别low,要广结善缘,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千万千万,别忘了交“情投意合”的朋友,你们懂的!4、要有耐心、有定力、结硬寨、打呆仗、高筑城、广积粮,不能用篆刻的力道读书明理,岂能有扎实的根底安身立命?学问不是为了炫耀和售卖,而是为了成就你真实的自己,ToBeYourselfandBeTruetoYourself。

再说孔子的好学生、不会唱歌的“宗圣”曾子的开学第一课。据说他老人家课堂笔记最认真,于是把老师述而不作的讲座速记整理出一本《大学》来。带书名号的《大学》不是咱山东大学university意义上的“大学”,实质上是“大人之学”,也就是如何成为顶天立地大人物的学问。上课铃一响,曾老师就朗声说:咱们这一个“大学”,有“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这三纲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八条目,鸳鸯画出,金针度人,学生们惊呼“哦卖糕”(ohmyGod)纷纷路转粉!这堂课告诉我们:妙哉“一三八”,这说的不就是咱“一校三地八校区”的“世一流”嘛!说一千道一万,《大学》就是要挺立一个人的格局。习大大不是说了嘛:“大,就要有大的样子!”据说咱们今天的大学培养出一批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听到这句话就肝儿疼!咱们今天的大学明明培养出了一批批“粗糙的利己主义者”!走出小我窠臼,胸怀家国天下,你才不会怀疑自己读了一个假的大学。

下面是曾子的弟子、孔子的孙子述圣子思子(好多子!)的开学第一课。据说他cos了一下曾老师的style,把祖父及曾子所述整理成文,这便是《中庸》。小孔老师的开场白气象恢弘:“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听到这几句,各位若习惯了高考、考研之类背概念的套路,可能会觉得特亲切,但很快又会一脸懵逼不明觉厉。这堂课告诉我们:这就是中国学问和中国秩序特别追求的那种“天人合一”的境地。在座的各位想必都带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性命”,可为啥叫“性命”,您考虑过吗?在座的各位现在或未来想必也或多或少会思考政治学中至关紧要的大哉问——“凭什么进行统治”这个政治正当性(politicallegitimacy)问题,中国学问给出的理想答案也正是“道之大原出于天”。“中庸”就是“中用”,庸俗地说就是成功学。但它为啥高于任何一种心灵鸡汤?高就高在有这种“通天人之际”的关怀。咱们都会唠嗑、八卦、拉呱、碎碎念,又有几人还在聊“天”、谈“天”?幸而咱们的大学,仍算是一方可以“头顶灿烂星空,道德律在心中”的可爱的所在。各位且行且珍惜!

然后便是子思子的再传弟子、史上有名的“杠精”亚圣孟子先生。我现在还清晰记得十多年前我读硕士时贝淡宁教授教我Communitarianism、我带他读《孟子》的场景,而今师生之谊业已化作同袍乃至“同胞”之亲,所以大家要相信山大政管是一个有情有义有温度的地方。《孟子》开学第一课讲了一则故事:老孟听说梁惠王那里有大offer,跑去谈合作。这位国君上来便问:“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利吾国乎?”老孟对(实际上是“怼”)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怕梁惠王听不清,不到半袋烟的功夫又怼了一遍:“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朱熹解释道:“仁者,心之德、爱之理。义者,心之制,事之宜也。”儒家不是不讲利,而是强调“利者义之和”,强调“惟仁义则不求利而未尝不利也”。这堂课告诉我们:拥有丰厚道德理想主义传统的我国,而今频现北岛先生所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乱象。这边厢经济社会飞跃发展,的确是“厉害了,我的国!”那边厢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农村路也滑人心更复杂”,真真是“利,害了我的国!”作为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的师生,不能不学孟子的沛然正气和勇猛精进,不能不关注匡扶政道与提澌人心。正如一位不再青年的“青年思想者”所言:“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

说完了自家“四叔”,再说说隔壁“二大爷”,那可是西方政治思想家中的泰山北斗。一位是古希腊人亚里士多德,一位是17世纪英格兰人霍布斯。两位大大大咖一个在古典时代,一个在现代早期,合在一起呢?那叫王炸!

亚里士多德和孟子基本上生活在同一个年代。作为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他开了门八星八钻的王冠级别必修课程,没错,《政治学》。政治(学)(politics)一词正是起源于古希腊的“城邦”(polis),而亚老师坚信:城邦是所有社会团体中追求善业最高且最广者。所谓东海西海皆有圣人,古典时代政治学家对“至善”(summum bonum)的追求颇有异曲同工之处。然而,亚老师课程与中国政治学问从开端而产生分歧的一点,也在开场白后渐入佳境——“有人说城邦政治家和君王或家长或奴隶主相同,这种说法是谬误的。”孟子开学第一课怼的是具有政治权威的王者梁惠王,亚里士多德开学第一课怼的却是具有学术权威的恩师柏拉图,此即所谓“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亚老师明确指出:主奴体系、家政体系和宪政体系三者有着实质性的区别,“齐家”是不能和“治国”等量齐观的。2400年过去,亚老师还深刻影响着西方人的“政治”想象。当代英国政治学家Kenneth Minogue所著《政治学极简入门》(Politics:AVeryShortIntroduction)一书,开篇第一章的题目便是“政治中为什么没有专制者的位置?”另一位英国政治学家BernardCrick则干脆写了本《捍卫政治》(InDefenseofPolitics)。政治是politics,是一种高贵和文明的城邦组织方式甚至人之为人的生活方式乃至生命条件,应当在依据平等原则、由相同身份的自由人所组成的追求公共利益的团体中展开,是正当或正宗的政体;专制是domination或despotic,是只照顾统治者利益的错误的或变态的政体,或曰以主-奴原则加以组织的政体。这堂课告诉我们:如何既吸收亚老师的自由人-平等原则-公共利益联合体的洞见,又避免和克服西方中心主义和东方专制主义的建构,需要咱们共同的熟读精思。而作为政治人,思索美德,践行美德,在政治的舞台上栉风沐雨披荆斩棘,方能实现自我的价值,展示真我的风采。

在江湖上混,迟早是要还的。亚老师造了柏拉图老师的反,将近两千年后,亚老师被霍布斯老师造了反。造反的课程,名叫《利维坦》。霍老师认为自己才是政治科学(civilscience)的真正开创者,开学第一课就以分析而非综合的方法狂怼亚老师,将全部政治论说的基石奠基在普遍和抽象的人性之上,大声疾呼:“要统治整个国家的人就必须从内心进行了解而不是去了解这个或那个个别的人,而是要了解全人类”。“一句近来尚未为人懂得的俗语”“认识你自己”成为霍老师课程的重要基调,从而将基督教意义上的神意与古典意义上的自然正当一并驱逐出人的自然或天性。仿照上帝创世,霍布斯发出“我们要造人”这一命令(fiat),通过创建“利维坦”也就是国家这个“人造人”(Artificial Man),使古典时期的“自然正当”(Natural Right)下行为“自然权利(natural rights)”,“至善”下行为“众利”。这堂课告诉我们:《利维坦》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现代人的圣经”,霍老师虽谈不上高尚却很是可靠,再三叮咛我们一些现代人特别是中产阶层的常识:“高扬国家主权与个人主权”“生命和财产权利需要努力捍卫”“推翻教会政治与封建政治两座大山”“‘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比不上‘好死不如赖活着’”“政治秩序可贵而脆弱,宁为太平犬勿作乱世民”“以保护换取服从,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像珍视生命一样珍视契约与法律”“自由不是无法无天”,等等等等。

好的,下面做一下课程小结:昨天(2018年9月9日)是毛主席逝世42周年纪念日。大家知道吗?61年前的1957年7月份,就在咱们当下所在的青岛,他老人家说过这样一段话——“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我觉得,这种政治局面真是恰到好处、妙到毫巅。而上面“四叔二大爷”的六堂课,至少带给我们三个问题:1、“四叔”是亲的,“二大爷”是干的,究竟该尊重哪个?2、自由是最可贵的,权威是不可少的,究竟该看重哪个?3、贤能是了不起的,制度是离不开的,究竟该倚重哪个?你可以质疑,为什么孔老师做的总结仍然是问题。但我可以质疑你的质疑,因为大学理应培养我们的诸多能力之一,恰恰就是质疑。你还可以质疑,为什么孔老师教的似乎都是没用的东西?最流行的回答是: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

最后,我想说件昨天碰到的好玩的事儿。都说咱山大学生踏实勤奋,诚不我欺也。傍晚开完教师大会,处理完手头一堆事儿,跑去和同学们一起踢了个球。穿着球衣一身臭汗跑回办公室赶这个发言稿,碰到两位女生,其中一位用典型的山东倒桩语体问我:

“请问图书馆怎么走,同学?”

同学?这位小姐姐好眼力啊!容我再偷着乐两秒钟。你们的到来,感染得全学院全校区全体山大人都“无边光景一时新”!

好了,我该下课了,你们上场吧!

【 作者:文/孔新峰 图/张丽娅  来源:政管学院   责任编辑:qdxq 】

上一条:求实马克思主义理论社团团长、青岛校区迎新晚会参演者张家铖

下一条:政管学院杨国帅:内修于身 外达于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办公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滨海路72号   邮编:266237     E-mail:sduqdxq@sdu.edu.cn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   鲁ICP备案 0500195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