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培训参加者 王靖鸥

发布日期:2019-08-10 字号:  点击次数:

今天为期一周的井冈山培训结束了,我们一行人一早便乘坐大巴车赶往火车站。坐上火车,一路从井冈山转辗南昌、济南,30多个小时的绿皮车程格外漫长。若是以前,我“叫苦”的心情会很强烈,但这次旅程我的心情却格外平静,突然想到,也许是这一周的真实体验让我学会接受。

从小到大接受过很多爱国主义教育,也听过很多红色故事,但这种切身走进革命根据地、用手触摸历史对心灵带来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听革命后代向我们讲述当年的故事,他们都已古稀之年甚至白发苍苍,但讲起自己父辈的经历,依然慷慨激昂。刘光典烈士的儿子刘玉平向我们讲述了他父亲作为一名红色特工的潜伏经历。刘光典本是一名出色的生意人,但在他心中,年轻人不能只为自己奋斗,更要为民族复兴奋斗。他拿出大部分积蓄给党组织,并自愿成为一名情报工作者。被困于台湾岛时,就算躲进原始森林也不曾动过一点投降的念头,他坚信可以等到台湾解放的那一天,那时,他只有三十多岁。

中国核试验基地的开拓者张蕴钰将军的儿子张旅天,向我们讲述了父亲和一众科学家在马兰的日子。他们为了科学,在基地度过一年又一年,甚至一代又一代,他们从渤海之滨走向西北大漠,为了科学无悔地奉献。每次核试验,张将军都是最后一个插接雷管的人。还记得有人曾问过:“如果原子弹提前爆炸了可怎么办?”张将军的回答是:“如果原子弹提前爆炸,那所有人的愿望都是一样的,就是原子弹可以试爆成功。”那时,他忘了他还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

井冈山的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都有故事,它们凝固了时间,带来了历史。小井烈士陵园中120位红军战士永远长眠,他们坚定信仰,死亡威胁下也未透露一丝红军的消息。他们也正值少年,他们也是花样的年华。烈士陵园中更有数以万计的红军战士,在革命斗争中失去了生命,他们甚至没留下名字,只能凝聚成一座无字碑。

我不禁想问自己,一样的年岁,我可以做到他们那样么?我们虽然生在和平年代,但肩上的使命是一样的,那就是造福于人类、造福于人民。时代发展,如今已不需要我们去抛头颅洒热血,可我们仍要记得我们的初心,行动时问问自己为什么出发,工作中问问自己为什么而工作。也许,会有另一番感悟。

【 作者:2019级辅导员 王靖鸥  来源:环境学院   责任编辑:荆子曌 】

下一条:山东大学与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联合培养硕士生吴雪琪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最新新闻

办公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滨海路72号   邮编:266237     E-mail:sduqdxq@sdu.edu.cn        

版权所有@山东大学   鲁ICP备案 05001952号   

访问量: